浙江在线 > 汽车频道 > 浙江车闻 > 出行信息 正文

滴滴深夜停运 杭州多地陷入“打车难”

2018-09-14 08:25 来源: 杭州网 记者 朱光函

  黑车司机

  李先生正在与黑车司机讨价还价

  皇后酒吧门前等待出租车的人

  南山路上正在打车的人

  “有没有小伙伴明晚在公司附近住宿的?再熬两晚就熬出头了。”

  9月13日凌晨1点,滴滴暂停深夜服务的第5天,陈杰终于无法忍受“打车难”,便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信息。

  短短几分钟,这条信息就收获了不少同事的点赞。

  陈杰是一名程序员,经常加班到深夜。这几天,他感受到等待出租车的煎熬。“虽然原先用网约车,也需要排队等待,但我好歹还能知道前面还有多少人,可现在我不知道同一时间有多少人在街口、路边和我竞争,甚至不知道多久才能等来一辆空车。”

  9月3日,滴滴宣布,在9月8日暂停提供深夜23:00-5:00时间段的出租车、快车、优步、优享、拼车、专车、豪华车服务。随后,“打车难”现象在全国范围上演,“黑车”卷土重来。

  本周,记者在杭州多地采访发现,“黑车”加价明显,8公里多的路,原本高峰时期出租车仅需30多元,现在被抬价到了150元。而开这些“黑车”的,不乏一些原本滴滴平台的司机。

  “滴滴的这一做法是在倒逼社会,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滴滴在出行领域的垄断地位造成的。”评论员方扬帆认为。

  滴滴停运导致杭州多地深夜打车难

  有程序员等待一小时无果不得不走路回家

  滴滴暂停深夜运营,让杭州主城区多地陷入“打车难”。

  陈杰是一名程序员,工作地位于杭州城西未来科技城。经常加班的他,已经对深夜下班习以为常。“滴滴开始暂停夜间运营的头两天,恰逢周末,对我倒是影响不大,但到了上班日,麻烦就来了。”陈杰说,当天加完班站在公司楼下,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,还是没能打上出租车。

  不仅仅是城西,身在又一个互联网企业集聚地带——滨江的加班族,同样遇到了深夜打车难的情况。程序员孙振斌所在的公司离家大约两公里距离,以往选择骑共享单车回家的他发现,这几天下班后,一车难求。“共享单车的需求量一下子增加了,稍微晚一些,就无车可借。”

  除了加班族,不少游客也对这两天杭州深夜打车难挺有体会。9月12日,也就是滴滴深夜停运的第4天。凌晨1点,在保俶路的皇后酒吧门前,不少三三两两围成一起的人站在路旁等出租车。从温州来杭州旅游的范成轩就是其中一位。范成轩说,自己和朋友刚从酒吧出来,在路边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。“虽然有一些出租车经过,但这条街上打车的人实在太多,明明看到出租车打着绿灯过来,还没到跟前,就被人‘截胡’了。”他说。

  不远处的云鼎会所门口,李先生一行三人也刚结束一场应酬,出门准备打车回家,但在经过几轮的“抢夺后”他们还是没能成功坐上出租车,三个醉酒后的人相互搀扶着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打车难导致“黑车”重返并抬价

  8公里多的路前一天开价100元第二天就涨至150元

  滴滴深夜停运,回家突然变成艰难又昂贵。这些乘客,最终如何回家?

  面对难以等到的出租车,陈杰选择了步行回家。从未来科技城回到天目西路的庭院深深的家中,5公里路程,他足足走了40分钟。

  孙振斌的体力明显不如陈杰,在衡量了两公里的回家路程后,他还是选择了公司楼下的电动三轮车,收费却比出租车还要贵。“两公里多的距离,回家一趟要价超过40元。”

  但如果遇上路程较远的情况,更多人不得不多捣腾一些时间,选择间隔时间较长的夜班公交。9月12日接近午夜,记者在杭州火车东站看到,当天最后一列由北京开往杭州的动车进站后,一些从附近兜转而来的出租车便开始冲着从车站里出来的人喊着:“打车!打车!”当记者以乘客身份提出要坐车去8公里之外的汽车南站时,司机说:“不打表,80元。”与记者一样的是,不少嫌打车贵的人最终拿着行李,选择踏上间隔时间较长的夜班公交。

  也有一些乘客被迫选择停在附近的“黑车”,即使价格是平时的好几倍。云鼎会所门口的李先生一行三人就是如此,他们最终选择了一辆浙A牌照的蓝色轿车。车子的前挡风玻璃旁摆着一个绿色的灯牌,上面写着“代驾”字样。司机对路边的人自称“是出租车”,在得知李先生一行的目的地为8公里多外的皇冠酒店后,司机报价150元。据司机透露,同样的路程,前一天只需要100元,涨价就是因为“打车太难”,无奈之下,李先生一行只能付钱上车走人。

责任编辑: 范国飞
分享到:
版权说明
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"浙江在线"的稿件,均为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在线",并保留电头。联系电话:0571-85311026。
260*150img 260*150img
新闻热线:0571-85311026 业务热线:0571-85311336